專家談治理大貨車超載:不能動輒祭出刑法大纛

2019-10-16 11:29:22  來源:法制日報

劉艷紅 (東南大學法學院院長)

在道路交通安全領域,我國刑法典至今已經將醉酒駕駛、追逐競駛、校車客車超員超速等行為納入危險駕駛罪,這些立法均是在相關事故發生后的應急立法。如今隨著無錫高架橋側翻事故的發生,“貨車超載入刑”的聲音又開始躁動,這些呼吁恰恰表征了交通治理中一如既往的情緒性、重刑化、工具主義思維。

首先,“貨車超載”本就在刑法典規制當中,“超載入刑”是個假問題。刑法典中現有的諸如交通肇事罪、過失破壞交通設施罪、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均包含了貨車超載造成交通事故致人傷亡的交通運輸行為,一味炒作或借用“超載應入刑”標題只會引起大眾對“刑法漏洞”的誤解。

其次,將超載行為與醉酒駕駛等同視之、確立新的抽象危險犯,屬于一種回避行政管理責任的慵懶之舉。預防嚴重社會危害性行為的最理想方式不是“一切納入刑法”,預防超載的最好政策不是“入刑”而是刑法之前的諸多社會管理政策。例如,醉酒駕駛單獨入刑之后,近年來多地司法反而呈現出一種輕緩化趨向,為犯罪成本本就不高(拘役)的醉酒型危險駕駛罪繼續“松綁”,由一律入刑到靈活應對,這除了基于司法資源的考慮之外,本身就印證了刑法對治理醉駕行為的不可持續性和不適應性。

依法治“超”不能動輒祭出刑法大纛,“過分之刑”“昂貴之刑”“濫用之刑”以及“無效之刑”從來都是對刑法正義與威信的損害。所以,在交通問題治理中,刑法不應成為急功近利的社會管理法,增設新罪名從來不是創新社會管理方式的有益選擇,作為“必要的惡”“最后的手段”的刑法,更不應成為交通行政管理能力虛弱的擋箭牌甚至犧牲品。

(責任編輯:張鳳元)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人民交通雜志”/人民交通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67637567

時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鐵路 | 民航 | 物流 | 水運 | 汽車 | 財經 | 輿情 | 郵局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版權聲明 | 人員查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總機:010-67637567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人民交通雜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百度統計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東鐵營順三條2號 郵政編碼:100079 本刊法律顧問:北京市華城律師事務所 汪斌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30064號 京ICP備18014261號-2
黑龙江11选5遗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