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修民航飛機的“父子兵”

2019-10-22 11:49:33  來源:新華網

本科畢業后,經過層層面試和筆試,吳岳龍如愿考入南航吉林分公司,“正式上崗后,我才真正體會到飛機維修工作的辛苦,正常的工作都有節假日,可我們這一行要隨時待命,手機24小時不能關機。”出生在民航大院的吳岳龍,見慣了父親的起早貪黑、聽慣了飛機轟鳴、聞慣了航空煤油。從小就將父親當作榜樣的他,在高考報志愿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和父親相同的專業。圖為在狹小的電子艙,吳岳龍一天要進出近四十次。新華網 郭聰/文

層面試和筆試,吳岳龍如愿考入南航吉林分公司,“正式上崗后,我才真正體會到飛機維修工作的辛苦,正常的工作都有節假日,可我們這一行要隨時待命,手機24小時不能關機。”出生在民航大院的吳岳龍,見慣了父親的起早貪黑、聽慣了飛機轟鳴、聞慣了航空煤油。從小就將父親當作榜樣的他,在高考報志愿時,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和父親相同的專業。圖為在狹小的電子艙,吳岳龍一天要進出近四十次。新華網 郭聰/文

“機務工作很辛苦,不僅早出晚歸、更要有責任心。是否要走上這條路,你要想好。”對于兒子的選擇,吳向陽希望吳岳龍可以懂得榮耀后面他所看不到的艱辛。父親的話語并沒有讓吳岳龍退縮,他堅持報考了四川成都民航飛行學院,并就讀于電子信息工程專業。 圖為飛機短暫停降后,吳岳龍快速進入駕駛艙檢查電子設備。新華網 郭聰/文

機務工作很辛苦,不僅早出晚歸、更要有責任心。是否要走上這條路,你要想好。”對于兒子的選擇,吳向陽希望吳岳龍可以懂得榮耀后面他所看不到的艱辛。父親的話語并沒有讓吳岳龍退縮,他堅持報考了四川成都民航飛行學院,并就讀于電子信息工程專業。 圖為飛機短暫停降后,吳岳龍快速進入駕駛艙檢查電子設備。

吳岳龍是一名航線機務工作者,主要負責每日飛機短停及航前航后的駕駛艙和電子艙的檢查與維修工作。他的工作場所基本在空曠的停機坪,炎炎夏日,或抗高溫、戰酷暑,或迎接狂風暴雨的洗禮;數九寒天,寒風刺骨,只有冰霜雨雪作伴;早班,要四五點鐘達到相應機位;晚班,要通宵達旦奮戰在停機坪……正因如此,走上工作崗位后的吳岳龍,愈發理解父親多年來強烈的榮譽感和責任感背后的堅持和辛勞,“父親不怕苦、不怕累,將青春和汗水奉獻給飛機和停機坪的精神值得我用一生去學習。”

吳岳龍是一名航線機務工作者,主要負責每日飛機短停及航前航后的駕駛艙和電子艙的檢查與維修工作。他的工作場所基本在空曠的停機坪,炎炎夏日,或抗高溫、戰酷暑,或迎接狂風暴雨的洗禮;數九寒天,寒風刺骨,只有冰霜雨雪作伴;早班,要四五點鐘達到相應機位;晚班,要通宵達旦奮戰在停機坪……正因如此,走上工作崗位后的吳岳龍,愈發理解父親多年來強烈的榮譽感和責任感背后的堅持和辛勞,“父親不怕苦、不怕累,將青春和汗水奉獻給飛機和停機坪的精神值得我用一生去學習。”

相同的職業,自然會有很多共同語言,特別是在飯桌上,吳向陽和吳岳龍父子二人的談話多是圍繞飛機維修內容展開。2014年,吳岳龍正式入職,一開始,他并不是很適應,面對作息時間的改變和工作內容都有些吃力,所以他都會利用飯桌上短暫的相聚時光向父親請教。“每天在崗位上的所見所為,我會講給父親聽,遇上技術難題,也會向父親請教,父親則會利用他當年處理相同問題的經歷為我講解和指導,所以,在工作中,父親更像是我的老師。”吳岳龍表示。

相同的職業,自然會有很多共同語言,特別是在飯桌上,吳向陽和吳岳龍父子二人的談話多是圍繞飛機維修內容展開。2014年,吳岳龍正式入職,一開始,他并不是很適應,面對作息時間的改變和工作內容都有些吃力,所以他都會利用飯桌上短暫的相聚時光向父親請教。“每天在崗位上的所見所為,我會講給父親聽,遇上技術難題,也會向父親請教,父親則會利用他當年處理相同問題的經歷為我講解和指導,所以,在工作中,父親更像是我的老師。”吳岳龍表示。

6月11日上午,南航A320飛機停放在機庫內,吳向陽將和他的組員們對這架飛機進行為期7天的“深度體檢”。吳向陽是定檢員,負責的是“機上”部分,也就是客艙內維修。客艙維修項目很多也很雜,包括行李架、客艙座椅、乘務員座椅、緊急逃生、救生設備,吳向陽的工作是保證客艙內部每個角落安全、整潔,確保客艙環境。“1982年,高中畢業后我就進入了部隊,成為了一名維護戰斗機的無線電機務兵,機務人員保障著戰友的生命安全和國家的財產安全,責任重大,經不起絲毫懈怠和馬虎。”吳向陽回憶起最初與飛機結緣非常興奮。

6月11日上午,南航A320飛機停放在機庫內,吳向陽將和他的組員們對這架飛機進行為期7天的“深度體檢”。吳向陽是定檢員,負責的是“機上”部分,也就是客艙內維修。客艙維修項目很多也很雜,包括行李架、客艙座椅、乘務員座椅、緊急逃生、救生設備,吳向陽的工作是保證客艙內部每個角落安全、整潔,確保客艙環境。“1982年,高中畢業后我就進入了部隊,成為了一名維護戰斗機的無線電機務兵,機務人員保障著戰友的生命安全和國家的財產安全,責任重大,經不起絲毫懈怠和馬虎。”吳向陽回憶起最初與飛機結緣非常興奮。

憑借著過硬的技術本領和對機務工作的熱愛以及吃苦耐勞的精神,吳向陽在部隊里迅速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機務兵。1987年,吳向陽進入民航第12飛行大隊運五機務中隊,依舊從事著飛機維修工作,“來到地方后,我最初維護的是負責撒農藥、探礦、森林防火等方面的民用飛機,那個時候是飛機到哪,維修人員到哪,上農場、下農村、進縣城都是家常便飯。”隨著國家民航事業的突飛猛進的發展,吳向陽維護的飛機逐漸變成了運7、MD-82等客機,再到現在的空客A320系列飛機。作為一名在飛機維修崗位上奮斗了37年的“老人”,吳向陽經歷了吉林民航業的發展與壯大,而在這樣耳濡目染的環境下,吳岳龍的職業選擇也受到了積極影響。

憑借著過硬的技術本領和對機務工作的熱愛以及吃苦耐勞的精神,吳向陽在部隊里迅速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機務兵。1987年,吳向陽進入民航第12飛行大隊運五機務中隊,依舊從事著飛機維修工作,“來到地方后,我最初維護的是負責撒農藥、探礦、森林防火等方面的民用飛機,那個時候是飛機到哪,維修人員到哪,上農場、下農村、進縣城都是家常便飯。”隨著國家民航事業的突飛猛進的發展,吳向陽維護的飛機逐漸變成了運7、MD-82等客機,再到現在的空客A320系列飛機。作為一名在飛機維修崗位上奮斗了37年的“老人”,吳向陽經歷了吉林民航業的發展與壯大,而在這樣耳濡目染的環境下,吳岳龍的職業選擇也受到了積極影響。

(責任編輯:張鳳元)
聲明:

1、凡本網注明“人民交通雜志”/人民交通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10-67637567

時政 | 交通 | 交警 | 公路 | 鐵路 | 民航 | 物流 | 水運 | 汽車 | 財經 | 輿情 | 郵局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版權聲明 | 人員查詢 | 我要投稿 | 招聘信息
總機:010-67637567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人民交通雜志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 百度統計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東鐵營順三條2號 郵政編碼:100079 本刊法律顧問:北京市華城律師事務所 汪斌
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30064號 京ICP備18014261號-2
黑龙江11选5遗漏值